欢迎访问扬灵官方网站!

联系电话:021-80158802(上海地区)

欢迎访问扬灵官方网站!

联系电话:021-80158802(上海地区)

图片展示

变随班就读为跟班就读是解决“中高功能自闭症”孩子就学难的良好机制

浏览:353 发表时间:2016-05-18 09:12:27

由于我国从未开展过大型的自闭症患者流行病学调查,所以,中国自闭症患者的总人数,是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发病率来计算的。一般认为,中国有60万-180万的自闭症患儿。全国0-6岁残疾儿童抽样调查结果显示,自闭症谱系障碍在该年龄段的儿童致残原因中占据首位,高达78%,也有调查显示最近10年自闭症发病率增加了20倍。对于这部分日益庞大的特殊儿童,如果教育部门不再拿出有效可行的措施,若干年后,一边是入学无门在焦灼痛苦中煎熬,对教育部门感到强大不满的的自闭症儿童家长,;另一边是有心无力,教学受到影响的老师;还有一边是庞大的普通孩子和家长们。


典型性和非典型性自闭症(中高功能)的区别是:

前者有深度智力障碍,语言很落后甚至只有几个发音,生活自理性差,自闭程度很深也就是社会适应性很差,即使家长长期干预,效果也不明显。后者中的高功能患者,用韦克斯勒智力量表测查得出的智商可能接近正常或正常;在学业上,一定时间范围内几乎与同龄儿童相差无几,甚至某些地方超出常人;语言上一般早期落后,但干预得及时、得当,部分可以和普通儿童没有特别明显的差异(不排除有部分患者仍然落后);生活自理相对可以胜任;社会交往方面早期较差,但干预得早,得当,可稍差于或者接近一般儿童(但也不排除部分患者仍然落后);环境适应能力早期较差,但干预得早,得当,可稍差于或者接近一般儿童(但也不排除部分患者仍然落后)。后者中的中功能自闭症患者的程度则出于这二者之间,在社会交往,语言沟通,行为举止,环境适应能力,认知水平等方面和高功能相比存在不同程度差距,但又远好于典型性自闭症患者。


中高功能自闭症和智力障碍(以培智学校招收为例)的区别:

虽然不想比较,但是不得不说的是前者几乎个个外貌清秀,五官端正,四肢健全,身形挺拔;智力及自理能力上明显高出一筹(培智学校招生条件之一是用韦克斯勒智力量表测查得出的智商在53以下)。业界也流行一种说法:中高功能自闭症患者是能做能学会但却不愿意做(配合性差,兴趣狭窄)。智力障碍患者是想学却总也学不会(配合性好,有兴趣,社会交往性好,但能力有限)。

中高功能自闭与普通孩子(均以刚入学孩子为例)的明显区别(撇去认知水平方面,前面已累述):

中高功能自闭特征是:兴趣狭窄只专注与某项事物(也照成不配合教学),注意力不集中,坐不太住,自控能力差,运动协调性差(80%以上患感觉统合失调),环境适应力差,换个老师或教室都会引起情绪波动或失常,情绪脆弱或胆小,需要安抚。社会交往性差或方式异于常人,需要专人辅助引导。

普通孩子(除个别),对新鲜事物有浓厚的兴趣,愿意接受新事物,上课注意力集中,可接受教学,配合性好。生性喜欢变化,社会交往性好,在共同学习生活中不断地自我改善,提高社交水平。

通过上述比较,大家不难发现中高功能自闭症就像是个灰色地带,他们既不适合培智学校,又不能被普通学校完全接纳。中国的教育采取的是隔离化教学,即将有残疾的或某方面障碍的儿童送往培智学校,将普通儿童归为普通小学这种鸿沟的形式,而这一明显的划分也造成了普通民众在心理上对特殊儿童的误解,歧视,区别对待。也使得不少中高功能自闭症儿童的家长抱着宁可在普小里混也决不去培智学校的决心(作为招收中重度弱智的特殊学校,本身学校环境就存在缺陷,环境的单调和限制,过多的保护性与真实外界的隔离,大大降低了儿童的认知需求,不被社会和周围人群的接纳等,导致特殊儿童在语言,社会化和人格发展中受挫)。


随班就读:就是“随便就读”。 和港台、欧美的随班就读相比,内地的随班就读缺乏实质内容,看上去就像是特殊学校学位紧张,为了省钱,把中高功能自闭孩子硬塞到正常学校(因为中高功能自闭症儿童韦克斯勒智力量表测查得出的智商都远在53以上,而培智学校只招收值在53以下的儿童,正常情况下培智学校不会招收中高功能自闭症儿童。),然后不闻不问。而普通小学迫于九年义务制只能勉强收下这些特殊儿童。如果运气好,碰到有责任善良的校方和班主任,特殊孩子可以在较为宽松友好的环境里“混”下去。但是幸运的孩子毕竟只是少数。

按政策,国内对自闭症儿童进行的融合教育主要是随班就读,并配套各项支援措施,包括在普校内设立资源教室、聘用特教老师、为包括自闭症孩子在内的特殊学生设计合适的课程等。但实际情况是,这种支持政府做不到,而在学校层面,“随班就读”落实下来,只剩下自闭症孩子的成绩不纳入升学考核这一项。没有特教老师辅助,而普通老师又忙于对付几十个孩子,再加上教师的职称和奖金都和班上成绩挂钩,根本没有时间与精力帮助特殊儿童(老师不歧视特殊儿童已经不错了)。而一旦办理了“随班就读”,特殊儿童和家长本身并没有实际的受惠,倒是给了本来就不待见特殊儿童的校方和老师一个更好的不管不问的理由。

我国对自闭症的研究起步较晚,早期阶段,在教育、残联、民政系统的学校,康复中心基本没有自闭症教育康复师资,自闭症儿童早期教育一度成为空白的情况下,许多家长自发成立了一批自闭症儿童训练中心,十几年过去了,这些民营机构培训了一批又一批的有经验的自闭症特教老师和无数的自闭症患儿家长,这些机构和人都为跟班就读机制的设立创造了条件。


为更好解决“中高功能自闭症”孩子就学难问题,建议由政府主导,对特殊儿童采取特殊政策,吸收国际先进经验,根据我国实际情况,逐步建立跟班就读机制,具体建议如下:

教育部门针对“中高功能自闭症”孩子的教育问题制订相关政策,提供配套资金,通过政策引导在普通学校设立自闭症特教教师岗位,并逐步建立起完善的自闭症教师的资格认证制度,使他们能像普通老师那样评职称,以在制度上培养人才,留住人才。鼓励有条件的家长自己或自费聘请特教老师随班陪读,聘请社会上的有经验的自闭症特教老师在校任教,鼓励开展自闭症家长义工项目(大多数家长的实践经验可抵得上半个专家),辅助学校的特教老师开展工作。




图片展示

静安中心:上海市静安区场中路2028号4号206室


徐汇中学:上海市徐汇区漕溪路251弄5号1703室

                                                                                                                              联系电话:021-80158802 或 18817953487(岳老师)

Copyright © 上海扬灵教育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7002622号